名优馆精品app在线下载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他指不定有什么毛病。”

封珏楼下,溪一边吐槽着关周宇的直男行径,一边苦兮兮吃着饭团。

“他都买那么多菜回来了,肯定是要做晚饭的,结果直接把我关在门外,我这么个小鸟胃,是能吃穷他吗?”

封珏从她的转述中,并不能找出奇怪的地方。

按理说,五班班长,对所有人态度都很谦和,为人处世完美,从不落下把柄。

怎么到溪这,就是个不解风情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直男。

“还是小屁孩好,还知道给我买吃的呢。”溪朝他伸手,“还有么?”

“阿姨,的钱呢?”

溪尴尬一笑,“那啥,来这位面的时候,带得不多,现在物价飞涨,做个头发指甲,买几件衣服,不就没了。”

封珏给了她一部分钱,溪笑容满面,“放心,我绝对不去打扰和主神大人的二人世界,瞧我多懂事,约也在楼下呢。”

真是该夸。

清纯软妹格子衬衫温婉笑容青涩私拍图片

封珏瞧她这没心没肺的模样,提议道:“关周宇没什么特别的,不用继续观察了吧?”溪摇着头,“这就不懂了吧,今天摘气球的戏码是我故意设计的,普通人谁会直接跳上楼台去树上,那不是找死吗,可看看他,一点怯意都没有,动作还那么利落,有

问题。”

封珏:“他是跆拳道黑带。”

“这个不能作为理由,总之,我还得继续观察。”要是他真把主神大人骗走了,那可就不得了了。

封珏犹豫片刻,将今天在学校楼道发生的事跟她说了。

溪爪子一拍,“过分了,他这明显就是对大人有企图啊,不行,我得赶紧去试探。”

她指了指脑袋,“zz拿回去不?”

“不拿。”

zz:【呜呜呜…】又是被宿主大人抛弃的一天,可怜巴巴。

溪带着zz离开后,封珏在下边等了会儿,终于把绫清玄给等回来了。

小姑娘一身清冷,封珏将早就准备好的外套,脱下给她披上。

“大人,回来了。”

绫清玄点头,凝视四周,“溪来过?”

她的气息存在很明显。

“嗯,回来转转。”

上楼途中,绫清玄突然开门问道:“封珏,暗的人是谁?”

少年脚步顿住,楼道里的灯光洒在他身上,形成浅浅光晕。

“我以为她知道。”封珏抬眸,橙色的灯光,映在眼眸中,如星般晃荡。

绫清玄深思,那就是有了。

她不能再用这执行者的身份束缚他。

小姑娘开口说道:“若愿意,我可以免去执行者的身份,送去她身边。”

她面色认真,毫不掺假,少年却是完全愣住,眼眸中出现受伤神色。

是不懂吗?

还是说,故意避开与他的这个话题。

封珏抿唇转头,“大人,我刚刚是开玩笑的,我没有暗的人。”

“我还小,应该以学习为重。”

他的学习能力,分明都快赶上绫清玄了,仿佛他天生就有这种能力,一旦被发掘,就光芒万丈。

玩笑?

绫清玄跟了上去。

小家伙他,真的只是在开玩笑吗?

“觉得李星苒如何?”她的气运不错,虽年轻时走了些弯路,但出了社会之后,会逐渐变成女强人。

封珏停在门口,紧紧握着门把,半天都没转开。

“大人怎么突然提起她?”

大人也对那校花感兴趣了吗?

少年的眸中闪过寒芒,为什么,自从到这位面后,大人对其他人的关注,都要比他多。

如果铲除掉所有人,那她的视线是不是只会看见自己一个人?

莫名发怵的感觉涌上心头,绫清玄看向四周。

世界负能量出现了么?

那东西飘忽不定,刚刚好似有一瞬缠绕到了她身边,她凝眸抽剑,转身离开。

封珏稳定心神,转眸想找绫清玄具体问下去的时候,小姑娘却不见,空中只残留着一丝浅浅的冷香。

封珏叹了口气,大人又走了。

他无精打采的进了门。

门关,一丝丝黑色气息浮现在空中,在它们汇聚的中心地带,有电流一闪而过。

它们靠近着少年居住的那扇门,却被无形的力量顷刻间打散。

晃荡了一会儿之后,它们悄然离去。

……

“好,房东,是这样的,我现在孩子都有了,可是他不认账,还将我赶出家门,这种行为,实在太过分了,请帮门打开一下吧。”

溪捂着自己刚吃了宵夜,微凸起来的肚子。

旁边的房东一脸懵,神色很是认真,“确定是这户?”

关周宇这孩子他认识,挺老实的一个娃,怎么可能做这种事。

“对,我确定,就是他,房东,说我骗有什么好处,快帮我开一下吧。”

溪还在挤眼泪的时候,门开了,关周宇一脸寒色,尽量保持着谦和的态度跟房东道歉。

“这是戏剧部的学生,最近入戏太深了,房东别见怪,我马上把她弄走。”

溪敲不开门,只好闹腾到房东上门,为了防止她扰民,关周宇只好拉她进去。

溪给了房东一个眨眼,感谢之意很是明显。

进了屋子,溪乖巧躺在沙发上。

撑死她了,米饭果然很容易撑肚子啊,但为了装怀孕,还是这个比较方便。

“小关关,家有消食片么?”溪朝关周宇挥了挥手。

没有得到回应,溪抬眸,却见男生走到她身边,俯身凑近,目光严肃,“溪,我没准备一直收留,滚出去。”

男生那严肃的目光,有那么一点点让溪心动,那深邃的眸子,好像倒映着她的全部一样。

“这和我们谈好的不一样啊,我都给洗衣做饭了,还不遵守约定,赶我出去,这是渣男行径。”越到后头,溪的声音越小。

男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拽到阳台上,“这是给我洗的衣服?”

好家伙,所有内裤全洗了,一条不剩。

溪跑了跑媚眼,“俗话说,做事要彻底嘛,不觉得我很勤奋吗~”

关周宇又指了指饭盒,“食材相克,是想我食物中毒进医院,好继承我这房子?”

“啊?”溪挠挠头,这个她还真没注意。

女生目光微垂,颇有那么点认错态度。“我错了,对不起,下次不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