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视频男人影院

   五感被封闭,绫清玄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   过了许久,最先恢复的是听觉。

   “前任妖王妖丹,就这?”那人嗓音如同清澈见底的泉水,涌入心间,他轻飘飘低语一句,带着诱人的小钩子。

   这声音,和那日在树杈上睡觉的小妖一模一样。

   “嘿嘿,这塔能让我们摸摸瞧瞧吗?”

   “那茅家人可真是有意思,居然和我们妖合作,殷幻,别私藏着妖丹了,也让我们瞧瞧。”

   绫清玄视线逐渐清明,最先看见的是那精致完美的锁骨,她抬手贴上,碰到的是塔内墙壁。

   对哦,她还在妖丹塔里。

   抬眸,她对上了那张面具。

   男人视线慵懒,好似对什么都不在意,面对周围一群小妖的闹腾,他随手把妖丹塔丢了出去。

   那周围几只妖立刻去接,不想却被妖丹塔上的金光给灼伤,部捂着手上蹿下跳。

   妖丹塔落在地上,吃了一嘴灰,

   春光明媚秀丽小妹的纯净气息

   绫清玄:……

   这是她第二次被小家伙随手扔在地上了,她得找机会扔回去。

   “呵……”

   男人轻笑一声,翻了个身继续休息。

   其他妖窜完后面面相觑,苦恼万分,“怎么就殷幻能碰,我们碰不得?殷幻,你是不是动什么手脚了。”

   “嘘。”有妖赶紧拉住那说话的小妖,“想死吗,殷幻是你能得罪的?”

   “可——”

   殷幻确实不能得罪,他那个能力,其他妖还真拿他没办法。

   “那现在怎么办,我们直接把妖丹给吸收了?”

   “要不是因为报酬是这,我才不愿协助那茅家的臭道士呢,吸收吧,反正我们跟那些杂碎小妖不一样,起码能化形。”

   确认过眼神,他们决定在这一起把妖丹给吸收了,那前任妖王的庞大妖力,可真真是充满了诱惑。

   “该不会有诈吧,这么好的东西茅家道士不要,给我们?”

   人有戒心,这妖戒心也不低啊。

   “管他呢,随你想吧,我先来。”一蛇妖忍不住晃动着舌头,嘶嘶却不敢碰,他用力张着鼻孔,打算吸着妖丹上的气息。

   可这吸了半天,啥也没吸上来,他被灰给呛住了。

   “咳咳!为什么吸不上来?”

   绫清玄眸色淡淡,当然吸不上来,她身上有罩罩加身,加上这塔的防御,没有直接把他们烧死就不错了。

   “就你那小鼻子能吸个什么,我来!”

   又一妖上前进行吸气行为,结果和前一只一样。

   “殷幻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众妖看向殷幻,他们是真没办法了,碰也碰不得,吸也吸不上。

   男人垂下的手修长漂亮,轻轻一勾,妖丹塔飞回了他手里。

   他戳了戳那塔身,淡淡道:“女人,看够了没?”

   绫清玄能看见外边,外边的妖却是不能看见她的。

   如今殷幻这话,不就表示他能看见她,众妖懵逼,“什么女人?”

   殷幻暼了眼他们,没回应,只是凝着绫清玄,眸色慵慵。

   绫清玄盘坐在妖丹塔里,回着他的话,“只看你的话,看不够。”

   眼眸微眯,殷幻冷笑,“怎么,还在我的幻术里没出来吗。”

   他们幻妖一族,最会用幻术来操控心神,心中有牵挂之物,就更容易中招。

   绫清玄没吭声,傻乎乎的小家伙哟。

   “殷幻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你想独吞妖丹吗?”有妖愤慨道。

   “又不是什么稀罕之物,你们想要,凭实力拿就是。”殷幻半坐起身,手里转着那妖丹塔。

   橙红色的光芒吸引着众妖,他们眼里的欲望暴露无遗。

   只能看,不能吃,最是痛苦。

   察觉到殷幻的妖力入侵,绫清玄闭眼结印抵抗。

   男人指腹一松,又是将她扔了出去。

   麻烦,懒得吸收了。

   绫清玄:……

   妖妖们围着绫清玄忧愁的转了一晚上,都没想到什么好法子。

   殷幻则仿佛黏在了那树杈上一样,偶尔翻几下身动动。

   这四周布满了阴气,由妖气笼罩的地方很是隐蔽,就算藤七开了天眼也不好找。

   周围小妖们虎视眈眈,仿佛一想到法子就会立刻生吞了她。

   绫清玄驱动着灵气加快修习,时不时瞧殷幻一眼。

   早上是妖怪们睡觉的时间,绫清玄睁开眼吸收天地灵气,发现自己被殷幻拿在手里把玩。

   据zz所说,殷幻是幻妖一族最后的血脉,他要找到当年灭了幻妖一族的家伙报仇,初期剧情发展跟茅晓绫一样。

   但他中途却被灭族仇人诓骗,最后落得个妖丹被毁的下场。

   至于这灭族仇人什么时候出现,zz也说不准,毕竟绫清玄的到来会影响时间线上边的正轨发展。

   “听说茅家本家就剩你一个了,既然肉身都没了,还留在这人间作何?”男人薄唇微启,即使看不见他的面貌,也能想象出他微微的不解。

   “因为要报仇呀,只要我能活下去。”绫清玄故意这么说。

   报不报仇,其实对她来说问题都不大,但她这么一说,小家伙与她的共鸣会亲近些。

   果不其然,男人没有将她立即扔出去,反而轻呵道:“报仇,就你?”

   这小胳膊小腿,还一下就中了幻术的小丫头片子,一出这塔就会没命吧,还大言不惭的要报仇。

   “我说能,那便能。”只要小家伙你不继续用妖力侵蚀就好。

   男人忽的对她有些好奇,“那你可能出来?”

   “能,现在在重塑肉身。”

   “这纤弱的肉身能做什么,不如重塑个壮实些的,能抗能挨打。”男人轻飘飘道:“你们茅家是道士一族,那灭族的是谁,你可知晓?”

   绫清玄点头。

   灭了原主本家一族的,正是妖王的一个手下,那人与分家茅峰的媳妇串通,为的就是茅家的宝器和所有妖物。

   结果谁都没想到,茅峰是思想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

   机会都送到他面前,他却怕了一个藤七,不敢轻易将本家收入囊中。

   这不,他才请了这些没有组织的妖来帮忙除掉妖丹塔。

   绫清玄一没,本家就自然是他的了。别的妖都是为了前任妖王的妖丹,殷幻不一样,他只是想看看有谁不会中自己的幻术而已,以此来不断加强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