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女销售签合同视频

瞬间,傅悦觉得头脑里,好像出现了海啸一般,狂风暴雨的,打的她有点蒙蔽。

她觉得,她和周千煜那点事情,应该是隐秘的,阴暗的,小心翼翼,怕别人发现的。

他倒好,弄的好像天下都知道了。

难道,他是想要阻止她联姻。

傅厉峻看向傅悦,似乎在等着她解释。

“不是,哥,我和他……”

“你和我不是什么,交往的关系吗?那你以为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周千煜打断傅悦的话,眼神带有警告地意味。

傅悦的话,哽咽在喉咙口。

对了,不介绍他们是交往的关系,难道介绍是协议的关系,她还得给他生孩子,她想想就丢脸啊。

“是,是,是交往的关系。”傅悦改口道。

傅厉峻狐疑地看着傅悦,眼神深邃。

傅悦对着傅厉峻说道:“他被我的美貌,睿智,以及霸气折服,长得漂亮的没有我这么爷们,比我爷们的没有我这么好看,呵呵。”

清新的空气诱惑

傅厉峻移开目光,一脸不信的样子。

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看是傅默然那边打过来的,沉声道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说完,他径直走出去。

傅悦看向周千煜,“你走了,金百惠怎么办?”

“你好像很关心她?不应该啊。”周千煜幽幽地说道。

“我跟你说正经的好吗?”傅悦拍了周千煜一下。

“她不知道我离开,不过,刀疤会照顾好她,玩几天也会回A国。”周千煜说道。

傅悦趴在桌子上,“回国后,我觉得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,你别耍赖啊,把我的案底先消了。”

周千煜瞟了她一眼,“杀人案我可以消了,但是商业犯罪案,本来就不存在,不好消。”

傅悦警戒地坐了起来,回复道:“怎么可能不存在呢,你那里的录像,删了,你让那个局长拍一个说明视频给我,你再和我另外补充一个协议,说明这个案件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”

周千煜放下刀叉,幽幽地锁着傅悦,“你是不是觉得,你哥可以把你送走,我永远都找不到你?”

傅悦的眼中闪过心虚,“我是觉得,你没有找我的必要。”

“有没有必要,我说的算,狼来的故事你听过吧,机会给了两次,第三次是绝对不会给的,因为心凉了。”周千煜告诫道。

傅悦拉扯着自己的耳朵,嘟起嘴巴,低声嘀咕道:“说的好像心热过一样。”

周千煜瞟向窗外,“你哥是在提防着我吧?”

“拜托。从你出现到现在,你一直是站在我们对立面的,对你提防不是理所当然嘛。你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数?”傅悦翻了一个白眼,看向窗外。

她看到一个男人迅速地朝着傅厉峻走去,手插在口袋中,顿时警铃声响起,“我哥有危险。”

她朝着门外跑去,喊道:“哥,小心。”

傅厉峻转身,看到了那个杀气腾腾的男人。

男人看被傅厉峻发现了,从口袋里拿出手枪,朝着傅厉峻开过去。

傅厉峻敏捷的闪到车后了。

那个男人又把视线瞟向傅悦,朝着傅悦那边开枪过去。

周千煜拉过傅悦,按下傅悦的脑袋,躲在了吧台后面。

傅悦只听见手枪砰砰砰的声音,也不知道子弹打到哪里了。

“不行,我哥,我哥有危险。”她想到傅厉峻的安危,要出门。

周千煜拉住傅悦,“你手无缚鸡之力,你出去只会成为你哥的累赘,你在这里待着,我去把你哥安带回来。”

周千煜说着,松开傅悦,朝着外面跑去。

傅悦听到砰砰砰的几声枪声。

她还是担心傅厉峻的。

这种担心会让自己忘记危险,也忘记自己的无能,只凭着一股冲动,傅悦冲到了门口,朝着窗户看出去。

外面好像平息了,来了很多警察,但是她没有看到傅厉峻和周千煜的声音,心里慌乱的不得了。

门被推开了

傅厉峻和周千煜走了进来。

“没事吧?”傅悦担心地问傅厉峻。

傅厉峻摇头,“没事。”

他的视线放在周千煜身上,“你没事吧?”

周千煜不搭理傅厉峻,只是幽幽地锁着傅悦,眼中好像有些受伤。

傅悦意识到周千煜可能受伤了,担心都握住他的手,看到了他拳头上的伤痕,好几处,特别是骨骼处,都被磨破了皮,看到了肉,出了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她朝着周千煜的伤口吹去。

周千煜的眼神柔和了些,“我隔着木板打的罪犯,他直接被打晕了,现在被警察带走,这点小伤,没事。”

因为周千煜是救傅厉峻,傅悦还是挺感谢的,“你在餐厅里等我一下,我和我哥哥去附近的药店买点药。”

“没这么矫情。”周千煜停顿了下,“我和你一起去药店吧。”

“哥,你一个人在这里安吗?”傅悦不放心地说道。

“说的你能保护他一样,你不做拖油瓶就不错了。”周千煜揶揄道。

“你和周千煜去吧,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下。”傅厉峻沉声道。

傅悦拧起了眉头,去药店的路上,问周千煜道:“这次是专门针对我哥的谋杀吗?我看那个开枪的是外国人。”

“目前还不知道,不过人抓到了,接着,等待审讯后了。”周千煜说道。

“我哥是得罪什么人了吗?”傅悦放心不下,脑子里好像被扫射过一样,还忐忑不安着。

周千煜扯了扯嘴角,“你哥雷厉风行的性子,得罪的人可不少,你哥是突然来这里接你的,如果遇到枪袭是偶然,那还好,毕竟MXG街头经常发展枪袭。如果不是偶然,那他得罪的人来头和能力都不小。”

“你别吓我。”傅悦捂住心脏的位置。

在她心中,就傅厉峻一个亲人,她看他,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。

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以傅厉峻的能力,那些人,还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周千煜说道。

傅悦听他这么说,放心了一些,视线缓缓地落在了周千煜的手背上面,“你,是不是,武功挺好的啊?”

“拜你所赐,不敢不好。”周千煜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“好好说话不行吗?”傅悦轻声抱怨道。

周千煜瞟了她一眼,重新说道:“还行吧,以前经常训练,强者,才不容易被欺负。”